登入

陳智沛

  七月廿八日一早搭火車來到新營,一個我沒有來過的地方,看著地圖,走到新營醫院,開始跟許醫師的門診。

  這是烏腳病特別門診,來到這裡的病人幾乎清一色是烏腳病的患者。烏腳病是一個地區性的流行疾病,跟當地居民早期的飲用水有關,由於早期沿海鄉村的生活比較貧窮,許多人都是喝深井的水,而水裡的一些物質就是可能導致烏腳病發生的原因,後來政府倡導飲用自來水,才漸漸改善,然而因為烏腳病是長期飲用深井的水才發生的疾病,所以許多人即使後來改用自來水,但因早期因為已經喝了許多年的深井的水,所以當他們到了年紀較大的時候,烏腳病還是繼續發生,所以現在還是會有新的病例出現。

  一開始許醫師先教我用都卜勤超音波,接下來看病人的時候,我就可以用這個超音波來幫忙診斷病人腳部的血流是不是足夠。原來烏腳病的症狀和末稍血流不足有關,而會有麻、痛、甚至足部壞死的情形,造成跛行、行動不便,繼續發展下去就要截肢。病人的生活很痛苦、很沒有品質,他們疼痛哀嚎,打止痛劑也沒有幫助,甚至會輕生來求解脫。而他們也有比一般人更高的機會得到癌症,包括膀胱癌、腎癌、皮膚癌、肝癌、肺癌...

  雖然心裡已經有了一些準備,但是看到許多上了年紀的病人都是坐著輪椅過來,不少人已經做過截肢,有的還裝了義肢,我的心裡還是有許多的不忍和衝擊。他們大部份都是生活在很困苦的環境,社經地位低,受過的教育少,一生就是為基本的生活而辛苦,到了年老還要受到這種怪病的折磨...

  九點多開始看診,看到中午,吃完飯,緊接著又坐公務車前往更鄉下的北門,沿途可看到更多的農村景色,大概半個多鐘頭到達北門醫院,醫院在大馬路旁,四周都是稻田,這兒附近的烏腳病患者又更多了,一到就開始看診,看到晚上七點才結束,許醫師說平常就是看到晚上七、八點的。儘管會看到很晚,但許醫師都還是會詳盡的為每一位病人做檢查,解釋病情給病人聽,不會因為時間的延遲而使醫療的品質打折。一整天下來可以說是沒有什麼休息,接著許醫師又馬上要回到花蓮,因為隔天他還要在門諾為病人開刀...

  許多醫生因為對烏腳病的認識不足,只知道為患者截肢,卻不知要改善血流不足的根本問題,也不能改善麻、痛的症狀,使患者將來極可能還要面對再次截肢的命運,先從腳趾,再來是小腿,再來是大腿...這對患者是極大的打擊。

  在台灣目前只有許醫師會做腰部交感神經切除術還有動脈整型術,使患者腳部血流不足的情形可以真正改善,甚至可以逃過截肢的命運。然而許醫師憂心的說,再過一些時日,當他退下來之後,不知道還有誰可以繼續的關心他們,醫治他們的疾病...

  這是一次特別的學習,只有在這裡才可以一次看到許多烏腳病的患者,一個只有在教科書上才提到的疾病。在經濟物質生活已算是寬裕的台灣,還有一個族群在受苦,一個不為大眾所了解關心的族群,一個被大眾遺忘的族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