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

成功大學醫學系四年級 侯秉沂

  隨著學校課程的結束,悶熱的夏天也漸漸掩進,當和朋友聊到將去台東馬偕見習時,多半的回應是半挖苦地說:嗯,會很熱喲。哇!你一定會曬得金光閃閃地以健康膚色回來的。不然就是以一臉羨慕的夢幻神情瞪著我說:台東喔!它的風景很漂亮耶!這彷彿就是多數大眾對台東的印象:亮麗炙人的陽光,壯闊無比、巨匠天成的自然風貌。但對我而言,雖身為台灣人,但是隔著中央山脈的台東對我這西部地區長大的人而言卻已是另一個未知的世界了。而感謝TCMA給了我一個機會,讓我終於能近身接觸不只台東,而是台東的醫療、台東的風土人情、及基督教在台東孜孜倦倦的紮根及在醫療上所付出的無限關懷。

  當下了火車,踏上了第一步接下來五天所立足的台東土地,心中開始有了一種踏實的感覺,對接下來由台東馬偕院牧室所主辦的課程也開始期待了起來,體驗醫學、體驗關懷,這兩者在醫治人們的病痛方面是缺一不可的,不要讓我失望喔!我默默地對台東這樣說著,而的確,緊湊札實的課程、用心安排的行程並沒讓我失望,在旅程末了賜給我的是滿滿豐富的收穫及感動。在不同的團契聚會中一窺醫療人員藉由主的力量堅實他們在醫療上的理念,及如何化解醫療過程中難以避免的生老病死、苦痛煎熬還有成員彼此間的分享,疏解他們不僅僅是工作也有個人生活上的困惑、喜悅、體諒及領悟。我也有幸隨著院牧室的同工們參加了醫院中的單位禮拜,不同的單位有著不同的生氣,院牧室的同工們則是循循誘導、見招拆招化解單位中人們所遇到的問題及針對當下所面對的境況去調解,也進而使各單位每週至少有一個時段可以交換分享彼此的想法,更可以說這珍貴的時刻悄悄地連結起了一種向心力。

  另外安排的行程還有到病房去探望病友:院牧室的同工們、五個剛剛進入狀況的新手學生,帶著各式樂器、每人手中捧著一本詩歌譜,就浩浩蕩蕩地出發。雖然自己屬於靠唱歌吃飯一定會餓死、真要唱歌時最好要小聲一點,免得妨礙別人聽覺的歌聲殘障者,但身在其中聆聽同工們的歌聲,卻讓我受益良多。聽著優美的歌喉、唱著撫慰人心的詩歌,會讓人的心緒沉靜,相信病友們的疼痛也會暫時從窗口飛離,而取而代之的是喜樂、純靜與希望。在結束探望的未了,大家會為病友一同祈禱,相信耶穌的力量會藉由眾人的眾志成城的請求,而降臨環抱正受著考驗的病友們。除了探望病友,學生們也被安排去ICU以及開刀房、心導管室等。看著醫師們專注的神情、熟練的技巧,還得加上他們額外的工作-為我們這一群學生講解,而病房外則是焦急踱步、神情肅然的病患家屬,心中不由浮起一些想法:這是我以後的角色嗎?將來我就是穿著綠袍、而劃下的可能就是生與死的界線了嗎?經過這一回的經歷,以往紙上談兵的知識、常常只是用來對付沉重考試壓力的課本,對我而言都有了新的解讀及意義。竟然我選擇穿上白袍,就該珍視前人傳承的知識,因為我們面對的是生死、是一個人的一生、是他及他所有珍愛重視他的親友們的眷戀。

  終於到了該打包回程的禮拜五時,心裡對台東也有了一種戀戀不捨的情緒,但不是因為如啟程時身旁朋友所說對台東印象深刻的優美景緻所致,而是這段時間帶領著我們在台東馬偕衝鋒陷陣的院牧室裡的同工們、以及從台大剛認識的同學們引起我對台東的依依不捨。外表嚴肅但其實幽默、妙語如珠的潘稀棋牧師,各具特色的關懷師:女傑風範、不讓鬚眉的秋琴姐,手藝精巧、若拿著畫筆大概就成畫家的凱靈姐,氣質取向但其實耐力、堅毅驚人的雅玲姐,談著一手好琴、文靜的玟柔姐。真的是相聚瞬間一刻、如萍水相逢,卻又時間不待人地隨著不同的水流靜靜前往自己的方向。但想到我們都在為了幫助扶持人們而持續各自努力,這就值得了,不是嗎?我們的人生曾經重疊,在經過這次的激發火花後,則會順著我們彼此的方向,更加散發燦爛、綻放溫馨,而在各處加溫永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