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

台南烏腳病

 

台北醫學大學醫三 林子耀

 

  耶穌離開那地方,來到加利利湖邊。他上了山,坐下。一大群人又來找他,並帶來跛腳的,失明的,殘疾的,啞巴的,和許多患其他疾病的人,安置在耶穌腳前;耶穌一一治好他們。那群人看見了啞巴的說話,殘疾的復原,跛腳的走路,失明的看見,都非常驚奇,也都讚美以色列的上帝。(馬太15:29~31)

  候診室裡充滿了病患,我所見到的烏腳病病患年紀多數都是五十歲以上,因為早期飲用含有太多砷的水,導致身體血管堵塞,尤其是在下肢,因此診間裡都會有一個讓病患放腳的小凳子。血管阻塞的結果,會導致組織壞死而需截肢,所以有些病患都少了幾根腳趾頭。除了我之外還有另外三名見習生,在這擁擠的小房間裡,目睹了一個又一個的病患,健康真的是財富。醫療所能給予患者的,莫過於減輕患者的痛苦,縱使有些看似無能無力或已是病入膏肓,我們依然要盡本分,去找出對患者最有益的去入。

  坐車從新營到北門醫院花了四十五分鐘,途經綠油油的稻田與羊腸小徑,很難想像在這麼偏僻的地方還有一家醫院。在每個病患的臉上都可以看到的笑容,縱使帶病在身,也無法抹滅南部人的熱情。有些病患已是醫生的常客了,見到面就開始聊天說地,像老朋友一樣,讓我發覺城市與鄉村的醫病關係並不相同。醫者父母心,醫者需有之。也許外頭病人多,老的行動費時又費力且滔滔不絕,但我相信患者只是想找個人來訴苦,發發心中的鬱悶,何不洗耳恭聽,給予意見由衷的祝對方早日康復。

  很感謝上帝,祂並沒有放棄患有烏腳病的那群人。即使患者不多,專治此病的醫生也越來越少,祂一樣安排了適當人選在台南這片土地上關心付出。如今這裡已有一座烏腳病紀念館,教會,還有醫生定期在北門及新營醫院看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