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

陳宏任醫師感恩見證
(89年10月31日於台大醫院愛心團契)

 

  我是一個眼科醫師,我是去年(88年)9月在美國進修的時候突然發現自己的肚子裡有腫瘤的。(我的身體向來很好,記得在我發現腫瘤的那一個早上,我還做了兩百個伏地挺身。)那一天早上醒來,突然覺得肚子軟軟的似乎摸得到一個腫瘤。教會裡有一位執事是當地大醫院的醫師,跟他連絡好了就安排去做身體檢查。他也覺得是一個很大的腹部腫瘤,下午又安排做了電腦掃描,看完片子他很驚訝的表示:不太好。那時懷著身孕的太太也跟著我們一起看片子,發現肚子裡有一個十五公分大的腫瘤,另外在肝臟裡也有兩、三個十公分大小的腫瘤,我從來沒有想到會在自己身上發生這麼大的事情。(在做檢查時本來還跟太太說:來到美國邁阿密這麼風光明媚的的地方進修,也該抽空安排休閒旅遊⋯,沒想到一下子全世界就都變了。)怕太太在一旁擔心,我用英文問檢查醫師我大概還可以活多久,存活率有多高?結果這位教會弟兄一口就把我給堵了下來,說:基督徒怎麼可以問這種問題?你自己做醫師應該是最清楚的,對自己、或是對 神要有信心才是!從那時開始,我就絕口不再問這問題,我相信 神在我身上會有極大的恩典。之後,我再問這位弟兄說:美國是全世界醫學最發達的地方,我在美國也有醫療保險,如何安排繼續的治療?他卻很堅持我回到台灣來治療,他認為美國有些地方是很優秀,但只集中在某些點,不是到處都很好。他很堅持我和太太回到台灣治療。第二天在看過另一位美國醫師後,就決定當天就搭機回來。

 

  那時真的有許多要感謝當地教會給我的幫助。匆忙間決定趕回台灣,家中有好多的傢具、電器都來不及打包整理,教會的許多弟兄姊妹主動前來幫忙,我才到這裡兩個多月,真是好感動!他們說:這是 來自 神的大愛,是從 神而來的,不是衝著與我的交情來的。來到機場時,我看著懷孕不久的太太,突然覺得自己好渺小,腿也軟了,真不知該如何是好。到登機門前,有一位教會的姊妹已等候我們多時,告訴我說:宏任阿, 神要我們靜下來聽祂的聲音, 神的恩典是夠你用的,你要順服 神。我聽了真是很感動,上了飛機,就和太太一起在 神面前禱告。這兩天來,每一次我抱著太太她就流著眼淚,或是一個人暗自掉眼淚;在這次禱告時,我就看見自己許多的罪,(如看一些 神所不喜悅的電視節目),我向 神認罪悔改,禱告後我就覺得很平安,太太也是一樣,信心臨到我們的身上,抱著太太時也再沒有看過她哭了。

 

  第二天回到了台北,(台灣才剛經歷了九二一大地震不久),幾位醫師朋友把我們從機場直接接到台大醫院住院,在接著三天連續假日裡陸續安排了肝臟切片及其他檢查。因為腫瘤實在太大無法開刀,就開始一連串的長期治療,總共包括了十一次的化學治療、兩次的動脈拴塞、及最後手術切除,直到現在。做化學治療或拴塞其實是很辛苦的,很多人在做完後就嘴巴潰爛、東倒西歪、非常痛苦,常常沒有辦法忍受而放棄治療。開刀又更不用說了,長達二十幾公分的傷口,拿出一公斤的腫瘤來。很多朋友來看我時看到我就像現在這樣的好,也很平安、很喜樂,就很驚訝。我的主治醫師說,他大概是全台灣做化學治療最多的醫師,我是他所看過身體最好的人,這些些都是 神的恩典。

 

  在這當中幫助我最多的,第一個是 神,第二個是弟兄姊妹,第三個是病人。

 

  先從病人(病友)講起。病人是很可以幫助病人的。我本身是醫師,醫師其實並不了解我的痛苦,對我的幫助不是很大;護士也差不多,她們只能給你一些口頭的安慰。但病人就不一樣了;他們得過很嚴重的病,也經歷過許多痛苦,給我很多實際的幫助。舉例來說:

 

  有一位得過直腸癌的弟兄告訴我:要多下來走動,把手伸直,深呼吸,常起來運動;要常喜樂。 神說:在地上如同天上;當病人不用作什麼事,只要每天歡歡喜喜的,就如同在天上一樣。

 

  又有一位得血癌的姊妹告訴我說:做化學治療不用怕,屆時你吃東西會好像吃大便一樣,吃不下去;記住!不要管它!要轉移注意力,一面講話、看電視,一面拼命的吃,把它吃得身體重重的。只要時間過了就好了。這些經驗談真的很有效。一般人做完化學治療總是東倒西歪,但是我的治療劑量是一般人的兩倍,連我的醫師都不明暸我如何維持食慾和體重的,甚至於還胖了四公斤。這都是 神的恩典。我每天吃得飽,睡得好,生活有規律;在這裡住了一年,每天似乎無事可做,我每天都有禱告,然後就可以睡得很好,醒了之後做深呼吸,又禱告,就如同在天上一樣。

 

  還有一位得血癌年輕的姊妹告訴我,她看電視、打電動玩具、還跳韻律舞,要告訴自己:別人生病雖不一定會好,但我的病一定會好。我會因為這病的緣故更成熟,更感受到 神的恩典。我是跟別人不一樣的。這些話都很能激勵我。

 

  再談到弟兄姊妹給我的恩典。俗話說:久病無孝子,久病出不孝子。生了病會拖累很多人,這也怨不得別人。但生了病可千萬不能埋怨。在我剛住院時有很多人來看我,有很多同事甚至包車從台中一起來看我;開始時擺了好多花,擺了將近兩個月。平均每天我要"接客"十個人,我父親常要出來喊"卡"好讓病人可以休息。但是半年之後,來探望的人就越來越少了。一般人會來看一次、兩次就不錯了,但教會或團契的弟兄姊妹就不一樣了;一年多以來,許多很有愛心的弟兄姊妹每個禮拜、甚至每一兩天就來看我、為我禱告。病人是很需要愛的,對愛的感受也是很強的。這些弟兄姊妹在沒有信心的地方帶來信心,他們的愛無私無我,是出自 神的。我有何利用價值呢?有的弟兄每天來為你禱告,有的姊妹作好東西來給我吃,這些連你真正的弟兄姊妹都不一定做得到,更何況是你的同事、同學呢。

 

  最後談到我所從 神領受的,也是幫助我最大的。我要鄭重告訴你們:真的有 神!

 

  很多人都相信有鬼,但很少人願相信真的有 神。我所經歷的許多見證如要一一說出的話,恐怕三天三夜都講不完。我是學科學的,我在十一年前剛退五時就受洗了,但那時並不是很相信(我也為此向 神懺悔過)。在我生病的這段期間,我真是感受到有 神。以下是我的一些見證:

 

  化學治療的時候常會嘔吐,口腔也會潰爛,痛到無法吃東西,身體就一直瘦下去。我有一次就是舌頭破、嘴巴也破,連喝水、講話都很困難;我在禱告中就求 神讓我可以出聲禱告沒有攔阻,結果我的舌頭第二天就好了。

 

  做化學治療的併發症除噁心嘔吐外,有時也會打嗝。有一次我從半夜三時一直到早上九時,幾乎每五分鐘就打嗝,打個不停。早上九時左右,有一位姊妹來為我禱告,就停了一陣子;一個鐘頭後再發作時,剛好又有一位傳道人來分享,我的打嗝就完全好了。

 

  我接受的化學治療是高劑量的化學治療,常常一次三、四瓶要連打三、四天。有時尿排不出來,全身都會腫起來,因為化學藥劑無法排泄出去,全身也會很不舒服。這時我就向 神禱告,求 神讓尿液能排泄出來,尿液一排出來,全身就都很舒坦了。

 

  作化療最怕感染了。治療時白血球有時會降得很低,幾乎沒有抵抗力。我最怕發燒了;每次一發燒,我就向 神禱告, 神就讓我退燒,從來不失誤,這都不是湊巧的。血小板也常會降到很低,隨時有中風的可能性。我就求 神賜給我血小板;醫院的血庫裡的血小板,通常是優先給開刀房,也不是隨時都有,也不都有A型。我接受了十一次的化學治療,每次都要輸血, 神每次都不落空,而且都是A型血小板。

 

  最後我要談談:我為什麼可以這麼喜樂?神說:我們要以耶和華為樂,耶和華就會照你心裡所求的來賜給我們。在機場那位姊妹告訴我說:宏任,你要靜下心來聽神的聲音,神是要我們安靜下來,神的恩典是夠我們用的。神要我們相信祂,我們就要順服神。因為喜樂乃是神的命令,所以我要喜樂。

 

  再來,就是要定睛在神的身上。神既有這樣的應許,相信的人就可以去支領賞賜。神說:喜樂的心乃是良藥,所以我這樣相信。過去我從不明白,為什麼"神的話語有力量,祂要來搭救我"或"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等。我的生命既是從神而來,那耶穌就是我的道路、就是我的生命。祂的應許絕不落空,我相信祂、我順服祂,就必得到力量。有的人來看我,但講的話讓你很生氣,我就在禱告中求神讓我重新得力,賜給我喜樂的心,讓我可以平靜安穩如同嬰兒一般。我又在禱告中求神增加我的信心,祂就應允我。當有很多人同心一起禱告,神就必聆聽。只要我們在禱告中時常讚美,魔鬼、懼怕就會離開我們,力量、平安就會降臨。神的恩典也就力上加力,恩上加恩的加到我們的身上。

 

  我們也要會數算神的恩典。(尤其在危急的時候,更要會數算神的恩典。)相信我:

 

  心情是絕對可以治病的!當你很喜樂的時候,疾病就對你沒辦法,信心也會更加強。只要常回想神過去對我的恩典,像:以前我睡不著,禱告後就可以入睡等等。你不斷的禱告,信心就不斷的加強。我是真的相信有神,神必醫治。我告訴你:是真的有神,只管憑信心領受神的恩典。要常常喜樂,喜樂是良藥,讓魔鬼和疾病不能來纏住你 。生病的人在地上如同在天上,不必作什麼,也沒有人可以來逼迫你的,要很喜樂。

 

  可能你們當中有些還不是很認識神、是慕道友的,我要告訴你們:信神的人是很有福氣的,也是最可愛的。(教會與團契的)弟兄姊妹都很愛我,我也愛我的弟兄姊妹。你自己要想想看:我與神的關係究竟如何?是否有很好?你要相信祂,相信祂愛你。自己是否認罪了,你要與神和好,讚美神,祂就一定賜福給你。祂知道什麼對你是最好的。要把明天的憂慮都卸給神,也把昨天的是是非非寬恕掉、忘掉,只要活在當下、活在今天就好了。每天要愛神,愛神賜給你的身體,也要愛你的家人,把愛分享出去,分享祂的話語和恩典,因為神的愛是完全的。

 

禱告:
   大有恩賜的神,全能的神,和全能的醫治者,
   我們的苦難你都知道,我也有得救的樂歌四周圍繞我。
   你的使者在我們四圍安營要搭救我們,
   你也在我們的前後圍繞我、按手在我們身上。
   又真又活的神阿,你應允要搭救我,
   我要憑信心向你支取力量,好帶榮耀給神。
   願感謝、榮耀都歸給你,奉主的名,阿們。
(陳恆常聽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