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

耶穌受難記觀後感
陳恆常

 

  看過"耶穌受難記"電影之後,最直接的感想就是很逼真,很有身歷其境的臨場感。

 

  許多人因為報載影片中頗多血腥、殘酷鏡頭而不敢去看這部"恐怖片"。導演Mel Gibson毫不諱言自己刻意要造成這樣子的效果和印象。他說:我就是要讓影片產生讓人震驚的效果,而且我的目標就是把這殘酷和血腥做到極致。我要把觀眾推到一個不能承受的臨界點上,到了那個邊緣,他們才能真正體會到什麼是暴行,什麼是犧牲,他們才能真正感受到耶穌的愛和寬恕。

 

  但換個角度,你也可以說它是拍得很真實,很逼真。近年來廣受重視的一些動作片常呈現許多驚心動魄、寫實的戰爭場面。如:搶救雷恩大兵,英雄本色等,彷彿觀眾自己也身陷其中,感受到現場的震撼效果。在本片中,導演也常從主角的眼光來掌鏡,比如耶穌被打得暈頭轉向或背十字架時的倒栽蔥,看到四周人群的倒影,格外能體會孤獨無助,獨走苦路的感覺。

 

  年紀越長,似乎也越能感受到人性中的一些黑暗面──非我族類或同道,就是敵人;對於敵人則毫不憐惜,甚或無所不用其極等。影片中被祭司長策動的猶太百姓,或是行刑的羅馬兵丁,都顯露出心中無悲憐之心時的恐怖與殘酷。例如當年歐洲基督教國家發起的十字軍東征,雖然打著基督的名號,號稱要自回教徒中奪回聖城,但因所使用手段之殘暴及殺人無數,影響迄今造成回教徒對歐美基督教國家的血海深仇與更恐怖的報復。在我們的生活周遭中,是否也有類似情況呢?過度本位主義化的結果,往往讓我們只看見自己的角度,只關心自己的利害關係,忘了大家都是上帝子女,及生而俱有的天賦人權。

 

  我最喜歡的作家-楊腓利,在他的作品"耶穌真貌"裡,提到如何從同一時代背景與人物的觀點,重新體會耶穌當時的心境與所作的抉擇。書中提到榮獲普利茲獎的歷史學家Barbara Tuchman所主張,在撰寫歷史時務必堅守的一個重要原則:就是不得"先看答案(預知後事)" (No "flash-forwards.") 。也就是要尊重時間的次序性,忘掉你已知道後來結局、先入為主的觀念,而以對象當時的時代背景和眼光來評論,如此才能公平與真實的還原現場。像是舊約裡的約伯,,怎麼好端端、循規蹈矩的活著,突然就遭受到晴天霹靂的一連串災難;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的,連最要好的朋友也看不過去,要他自我檢討一番。也難怪他幾乎要發狂了,甚至向上帝嗆聲,寧可自己從來沒有被生下來。這心境對照於你已預先知道上帝與撒但在約伯記第一章的約定,要來試探約伯是否真心敬拜主,當然是有血有肉、大大不同了。

 

  觀看耶穌的受難也是這樣。因為福音書的寫作方式,早已認定或告訴我們耶穌的血源及來龍去脈,讓我們誤以為"承認耶穌是彌賽亞"是一件像吃雞肉飯般輕而易舉的事。在當時遭受異族羅馬帝國統治之下,政治上沒有自主權;而傳統信仰上的倚靠,上帝四百年來沒有給這些選民任何的訊息,猶太人多麼期待一大有能力,行神蹟異能的彌賽亞,能帶領他們再度復國,重現歷史的光輝!他們不懂:為什麼一個來自偏僻小村落拿撒勒,其貌不揚也無顯赫家世的工匠,竟然能醫病行神蹟,吸引眾多人跟隨;他除了擋人財路的打亂聖殿裡買賣祭物、兌換錢幣等陋規行情,也破壞了祭司、法利賽人等行之有年、用性命維護的法統。但他卻去親近社會邊緣人的稅吏、女人、窮人等,甚至於還像奴隸般的幫門徒洗腳。好不容易有這麼多人跟隨他,可以成就大事了,竟然說什麼祂的國度不在這世上,還有要在三日內重建拆毀的聖殿等,就連隨侍他左右、跟著他東奔西跑三年之久的門徒也不懂。猶大出賣耶穌的動機雖有許多的說法,但就連他所曾誇讚的彼得都會三次不認他,落跑去了。我們若在當下,又會如何抉擇呢?我們又豈擋得住一旁撒但的冷嘲熱諷或煽風點火呢?

 

  用這樣的角度來重新體會影片中的幾個主要的角色,你就會有更多的同情與警惕。

 

彼拉多-

 

  羅馬政府派駐在巴勒斯坦的總督。猶太人是整個羅馬帝國統治地區中最頑冥不馴的民族,在先前至少已發生過兩次大規模暴動之後,凱撒已警告彼拉多再有動亂,就要流他的血。面對祭司長該亞法鼓動猶太人起鬨要釘耶穌十字架,雖然明白毫無叛亂實據,理不至死,卻也不想拿自己的政治生命來冒險,讓猶太人有造反的理由。

 

  先是以耶穌是拿撒勒人的管轄權為理由,推託給正好在耶路撒冷的加利利猶太首領希律王,被退回來後,再以查無實據來勸說無以判死刑,改為鞭刑凌遲;打到奄奄一息了,但猶太"同胞"仍不滿意。使出絕招,利用逾越節可以特赦一位死刑犯的傳統,讓猶太人在耶穌和殺無赦的巴拉巴之間二選一,想不到猶太人仍然死不放手,堅決要釘耶穌上十字架。

 

  彼拉多選擇了務實的政治考量,終於同意判耶穌死刑,還刻意在眾人面前洗手,表明此人流的血與他無關。如此這般的用心良苦,似乎也"仁至義盡"了,先前太太的一再叮聆"不可將這個義人定罪,否則就有禍了〞,竟然一語成懺,兩千年來全世界的基督徒每次唸到"信經"中的 "在本丟彼拉多任內受苦〞就要再被數落一番。

 

馬利亞-

 

  從十幾歲還是童女時,就被天使告知"不可能的任務",領受著不可言喻的使命,在眾人異樣的眼光中未婚懷孕,還在長途跋涉中產下計畫中的主角,一路拉拔他長大,知道終有一天他必要領旨完成任務。

 

  這一天,他被祭司和法利賽人連夜抓去要公審了,想也知道他們必除之而後快,心中百般的不捨,看到路過的羅馬衛隊,不禁就欄馬告狀了,盼能阻擋這些敵基督猶太同胞的暴行。只是在內心深處,她也明白:"受難、救贖"機制一經啟動,任誰也阻擋不了。一面不捨的跟著耶穌,默默的以眼光和淚水給予安慰與支持,不時還想起三十年來呵護著他長大的點點滴滴,既是自己的心頭肉,也是信仰中即將石破天驚、救贖世界的神。不捨與遵命之間,柔腸寸斷,寧可耶穌也帶她一起離開這世間。

 

該亞法-

 

  是法利賽人中的祭司長。在政治上,法利賽人選擇中間路線,徘徊在統獨之間,在生活上則謹守律法,注意潔淨的生活,像守安息日、禮儀上的潔淨以及各項節日。法利賽人把凡不謹守律法的猶太人當做外邦人,將他們趕出各地的公會,抵制他們的生意,排斥他們參加宴會和公共活動。對於耶穌大膽的片面的赦免罪、稱呼神是他自己的父、及行事上不理會安息日等事,法利賽人是憤怒至極。依據摩西的律法,犯安息日是要被處死的。,寧可以政治犯名義向統治者檢舉告發,務必判他極刑,以警效尤。

 

  究竟誰該為耶穌的被釘死負責呢?是出賣耶穌的猶大嗎?或是落跑的彼得?還是臨場被祭司長動員來,高喊"釘他十字架"的猶太同胞呢?其實,我們每個人也都有份。Mel Gibson 自己雖然沒有在劇中露臉,但那把第一根釘子釘穿過耶穌手掌的正是他的雙手,把耶穌送上十字架的也正是我們這些犯罪又無以自救的人。唯有無罪的耶穌的受難始能承擔及救贖我們的罪。

 

  重新回想這些人的心境與角色抉擇,不禁一陣的心寒。我們還能誇口嗎?我們是否因著自以為是的邏輯,就蔑著良心把耶穌送上十字架之路呢?我們都是耶穌受苦受難、重價贖回的,恩典也絕對不是廉價的。

 

參考文獻:
耶穌真貌 (The Jesus I never knew) 楊腓力 (Philip Yancey) 著,劉志雄譯,提比哩亞出版社

 

原刊登於93年使者雜誌